娱乐

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张译: 从籍籍无名到稳稳的百亿先生

第2期 2022年1月14日出版
分享到:


        近日,演员张译凭借《悬崖之上》中的张宪臣一角,获得了第34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奖,获奖感言中,他动情地说:“10岁时,我在哈尔滨中央大街附近的电影院看到一部电影叫《红高粱》,过了30年,也就是我40岁那年,终于走进了这位导演的银幕……我一定不是最好的,但是我真的好爱这部电影,好爱我的职业。”

 

        “运气烂到爆”的十年龙套

        10岁的小男孩定格在电影院的海报前,43岁的张译终于凭借热爱的事业走向了领奖台,很多观众后知后觉地感慨:“这个一路坎坷的好演员终于成功了。”

        在获得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奖之前,张译曾凭借电影《亲爱的》中韩德忠一角获得金鸡奖最佳男配角奖,还曾凭借《追凶者也》《攀登者》两次提名该奖项。上一次张译被广泛关注是在2017年,他凭借都市剧《鸡毛飞上天》获第23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奖。

        张译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一段往事就是“运气烂到爆”,他曾经上过的学校要么倒闭要么改名,最终全都“不存在”了;好友的汽车被他摸过之后遭遇了事故;考大学也意外连连,张译的梦想是成为播音员,高二时试水考了专业第一名,第二年真正高考时,仍然考了专业第一、文化课第二名,他信心十足地在报志愿时只填了当时的北京广播学院,却没想到只招两个人,第三名的同学凭借加分政策被录取,张译遗憾落榜了。

        家人节衣缩食为他省出学费,让张译自费进话剧团学习。之后在考专业院校时历程依然坎坷,中戏的老师不要他,军艺的体检不达标,最终北京战友话剧团学员班招生,才总算找到了一个收留他的地方。这一待就是十年,在话剧团期间,张译做过场务、当过编剧、跑过龙套,就是没有一个正式登上舞台的机会,偶尔上台也是在下部队的晚会中演演双簧,兼职一下主持人,有时候还负责装台卸台的工作。张译在一次演讲中说:“维系我作为演员身份的这个唯一标志,不是演戏,而是跑剧组。”2000年的时候,张译拿到了话剧版《士兵突击》中袁朗的一个替补角色,他把所有台词都背了一遍,但直到最后他也没有得到上台机会。

        2006年,电视剧版《士兵突击》即将开拍,28岁的张译写了3000字的自荐信给导演康洪雷,终于成为一名“有戏份”的正经演员,这条路他走了整整十年。

 

        奖杯来自沉淀下来的“稳”

        小眼睛、单眼皮、鼻梁不高、嘴唇略厚、脸形没棱没角……这张脸怎么看也称不上“帅气”,有人会直言张译长得不好看,但没有人会质疑张译是影视剧优质的标志。演员的口碑来源于作品口碑的不断累积,张译在这方面的累积是丰硕的,2020年,电影《八佰》创造了疫情复工后的票房小奇迹,在片中饰演“老算盘”的张译也因此成为国内第六位收获“百亿票房先生”称号的男演员。

        “演技好”“表演艺术家”是观众对张译的直白盖章。有的作品能够“剧捧人”,流量小生就常走这条路,有的作品则是“人成就剧”,再烂的剧都能被好演员反哺,张译就是可以提升作品质感的那类演员。他在《亲爱的》中饰演寻子心切的坚强父亲韩德忠,一口白酒一口血泪,将“万般皆由命”的委屈、不甘和愧疚演绎得淋漓尽致;《追凶者也》中的脸盲杀手,吃米线烫嘴的小细节引人发笑;《鸡毛飞上天》中的白手起家商人……每一次表演都让观众认可,“令人起鸡皮疙瘩”的侧面描述,正是观众对张译演技派、好口碑的全面肯定。

 

        新片《狙击手》即将与观众见面

        曾经质疑的声音,已然变成了“张译出品必属精品”的盛赞。即将到来的春节档,他与张艺谋导演合作的新片《狙击手》又将与观众见面。“压力(对我而言)并不存在”面对大量的期待,张译表现得十分冷静,“一部电影的好坏绝不是一个演员或几个演员来决定的,电影首先是导演的艺术,排在第二位的是一剧之本。”(李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