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铁血》十年磨一剑(上)

第36期 2017年9月8日出版
分享到:


        20年前,描写成昆铁路建设史的长篇报告文学《铁血》原著出版问世,10年前《铁血》电视剧拍摄成功,历经两个十年, 近期,这部25集电视连续剧《铁血》,而且是倾注了几百人心血和情怀的大型电视连续剧《铁血》已由中铁二局、中铁二院、四川传媒学院联合录制,并在四川广播电视台播出!

        成昆铁路修建始末、四十万筑路大军历经千难万险,浴血奋战,突破被苏联专家断定为“筑路禁区”的攀西大裂谷,修建举世震惊的成昆铁路的伟大壮举再次被人们关注。记者几经周折采访了《铁血》原著作者陈祖继和韩太康,以及电视剧编剧之一宋歌,听他们讲述《铁血》背后的故事。

 

        采访收集资料创作6年

        写出成昆精神

        那个年代,有那么一群人,“生为人民修铁路,死为人民守铁路”。全长1083.32公里的成昆铁路,沿线地势险峻,地形复杂,有溶洞、暗河、断层、流砂、瓦斯、岩爆、泥石流等自然灾害,故有“地质博物馆”之称。但铁路建设者们凭借“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勇气和“开路先锋”精神的指引,硬是完成了这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伟大壮举,1970年7月1日从成都和昆明相向开出的两列车,满载着民族的深情,满载着40万筑路者铁血精神,在我国大三线建设的重镇西昌市胜利接轨!1984年12月8日,联合国宣布二十世纪人类征服自然的三大奇迹:美国阿波罗登月、苏联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上天、中国成昆铁路全线建成通车!

        陈祖继说,他与韩太康怀着对成昆铁路建设者深深的敬意,从1989年开始,用了6年时间采访、收集资料、创作、修改完成了这部作品,是以报告文学的形式而创作的长篇纪实文学。“我和韩太康走遍川滇,也就是成昆铁路的沿线站点进行采访,途径从成都到金口河、关村镇、沙木拉达、一线天、乌斯河、金江大桥……整个成昆铁路线走了两三遍,深入到当年的施工现场,沿途车站和成昆线上的重点工程。我在西南交通大学毕业留校后,带着西南交大桥梁专业的学生到成昆线进行现场教学实践。乌斯河、一线天,沙木拉达、官村坝、雪峰一号二号隧道,我们都去过,亲身感受过,大渡河铁桥、一线天石拱桥和金江大桥的每一个桥墩,都进行了现场教学和考察,”甚至带着学生爬上桥墩,进行铁桥的上部结构和下部结构以及地质构造、怎样进行施工的现场指导。

        美国的西部大铁路修建成功后被世人称颂,而作为被联合国宣布二十世纪人类征服自然的三大奇迹之一的成昆铁路,远比它修得艰难,四十万筑路大军的悲壮和伟大更应该被世人记住。“我跟韩太康觉得有责任把成昆线上的故事记录下来。”

        陈祖继回忆到,在重走成昆铁路沿线的采访过程中,他们常常被当年建设者和决策者们的牺牲精神与睿智所震撼,“只要你们去了现场就会不自觉地受到震撼,就会立刻感受到这种强烈的精神力量冲击。我们经常都在议论,当年的筑路大军怎么能在那样艰苦的环境下使用着几乎原始的施工工具,硬是从筑路禁区的攀西大裂谷区域,修出这样一条举世震惊的成昆铁路来的?”

        陈祖继说,“在那个地质博物馆地带,被西方专家列为‘地质禁区’的地方建成了铁路,从勘测、设计、施工建成到运营管理,这个精神就是成昆精神——艰苦奋斗、不怕牺牲、勇于奋斗、开拓创新。当时,成昆铁路修建,使用大量的新技术新的科研成果。例如:无轨无渣基础,柔性桥墩、大跨度钢桥合拢技术、隧道顶喷铆技术以及泥石流铆杆筑坝都是技术创新。成昆线是我国铁路建设的科研实验基地,成昆铁路的修建培养了一大批技术人才,成为中国铁路大发展的摇篮。”

 

        采访足迹遍布半个中国

        难忘点滴

        陈祖继与韩太康从1989年开始重走成昆铁路线进行采访,并寻找众多的当年参与成昆线建设的亲历者,听取他们讲述那段永生难忘的历史。他们的足迹遍布北京、成都、昆明、西昌、格尔木、攀枝花市、甘洛、米易、一平浪、禄丰等地,采集的资料达近千万字,最后写成46万字的长篇报告文学《铁血》,并荣获第四届四川优秀文学奖一等奖。

        采访过程中留下终生难忘的印象,该书由四川人民出版社于1995年出版,新华书店发行。采访了:铁道部部长吕正操,铁道兵司令员后任铁道部长的郭维城将军,以及原铁二院总工程师、铁路设计大师王昌邦,还采访了铁道兵最后一任司令员陈再道,他写下《铁道兵告别最后一面军旗》,字里行间的悲壮之情溢于言表。到格尔木采访,极寒的天气,铁道兵在冰天雪地铁道兵告别军旗的场景至今记忆犹新;到北京孟端胡同采访西南建设总指挥郭维城,陈祖继和韩太康下车后走错了方向,发现离约定采访的时间快到了,他们索性脱掉外套绑在腰间,在大雪纷飞中跑步前进,在最后一分钟,他们推开了郭维城将军家的大门,原本只给半个小时采访,结果谈了四个多小时。这些成昆铁路修建的亲历者,有讲不完的令人动容的故事。

        陈祖继说,当年他们跑遍半个中国重走成昆线、寻找当年的亲历者,经费来源主要靠他们自己的工资,那些年一个月工资收入也就二三十元,交通费自掏腰包,在北京住铁道部招待所15元住一个月,为了节约钱,他们自己买米买菜买锅煮饭,买一个杯子刷牙洗脸两用。“虽然条件艰苦,但跟成昆铁路建设者们不畏艰险,无私奉献的精神比起来,我们的困难算不得什么”。(

本报记者 谢迎春/文  本文老照片由宋歌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