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

国庆往事 红色记忆

第24期 2021年9月24日出版
分享到:


        今年是第七十二个国庆,七十二载春秋,每一个国庆日,都承载着一段精彩纷呈的国家记忆;从盛大的阅兵,到欢庆的游行,每一个国庆日,都埋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幕后故事;从开国领袖庄严的宣告,到青年学生深情的问候,每一个国庆日,都激发着一份催人奋进的时代精神;亲历者难以忘怀的见证,史料中鲜为人知的秘密,影像里奉为经典的画卷……

 

记忆篇

        新中国第一面国旗背后的故事

        1949年9月29日上午,国营永茂实业公司接到指示,要为开国典礼赶制两面超大号的五星红旗。这项光荣的任务落到了时年29岁的业务科干部宋树信身上。

        由于当时的印染技术达不到印制大幅面国旗的要求,只能采用手工缝制。9月30日凌晨,宋树信来到北京大栅栏瑞蚨祥采购面料,叫醒了当时值班的师傅。但此时意想不到的状况出现了,由于那时北平刚解放,物资相对匮乏,黄缎子已经没有了。

        宋树信心急如焚,在向值班师傅说明任务的重要性后,瑞蚨祥全店上下盘点库存,找了两个多小时后最终在一个地下库房里翻出了半匹黄缎子。10月1日凌晨,国旗在西单“新华缝纫社”缝制完工,宋树信骑自行车带着大国旗交到了开国大典筹备处。

        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毛泽东主席亲手按动电钮,第一面五星红旗在广场上冉冉升起。人群、旗帜、彩绸、鲜花、灯饰,汇成了喜庆的锦绣海洋。

        看着升起的五星红旗,在人群中的宋树信按捺不住喜悦的心情。10月2日一早,他就跑到报刊亭购买了一份《人民日报》,头版中央就是国旗升起的图片。这份报纸被保留至今。

        开国大典后,这面国旗又在天安门前飘扬了一年多时间。到1951年,北京市人民政府决定将它交拨,现今在中国国家博物馆永久收藏。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中国国家博物馆精心挑选馆藏珍品,推出“屹立东方”展,其中就有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上毛泽东主席按电钮升起的新中国第一面五星红旗。虽然历经风雨,这面国旗已经有些磨损、褪色,但仍然闪耀着光辉。国旗长4.6米,宽3.38米,旗面用五幅红绸拼接而成,五星部分用黄缎制成。“黄缎子一看才一尺多宽,做大五角星的长度不够,所以必须要接一个角尖。上级接到了这个实际情况,就经过讨论,允许拼接。”宋树信女儿宋如芬回忆,在自己十几岁的时候,第一次听父亲说起参与制作国旗的事情,“他对这面国旗的每一个细节都记忆犹新”。2003年父亲去世后,宋如芬一直在从事传承国旗故事的公益宣讲工作,“我愿把这个光荣的历史传承下去,让我的下一代,让更多人清楚国旗的历史。”(据央视网)

 

        新中国的第一枚金属国徽

        97岁亲历者吴嘉祜是沈阳第一机器厂退休职工,参与了新中国首枚金属国徽的铸造,“这是我一辈子最光荣、最难忘的事情。”吴嘉祜说。

        吴嘉祜上世纪50年代留下的笔记本上,写着这样一段话:“国徽国徽闪金辉,我为国徽雕银坯……忠心常在久相随,笑看中华展神威。”

        1950年9月,铸造新中国第一枚金属国徽的任务交给了沈阳第一机器厂。此前,天安门及各大部委所悬挂的67枚国徽,全为木制。接到任务后,厂子立马成立攻坚小组, 28岁刚刚入党的吴嘉祜有幸加入其中。

        当时,第一机器厂刚恢复生产,铸造技术虽稍有名气,但工具设备简陋。车间用勺炉生产简单配件,从模具制作到浇铸成型全凭经验。

        铸造国徽的第一道工序是做模型,直接关系到铸件质量。但当时厂里没有铜铝合金铸造工艺。为了保证铸件的花纹饱满清晰,厂子特地从内蒙古和大连运来砂子,内蒙古砂细有黏性,大连砂粗无黏性,两种砂子混合打铸型,能保证国徽表面光洁度。

        吴嘉祜介绍,国徽质地为铜铝合金,然而两种金属熔点相差较大,因此浇铸的火候时机不易掌握。“工人们经过反复试验,采取局部浇水、加速冷却的方法,最终解决了这一难题。”

        吴嘉祜当时负责第二道工序——精加工抛光。“我们用钢丝刷将国徽毛坯凹凸不平处打磨干净,再用小刀将国徽图案雕刻出来,刮刀刮平后整体抛光,这样国徽就如镜面般光亮。”

        在此期间,工厂车间内彻夜灯火通明,工人白天黑夜连轴转。没有炉子,工人们砌了个砖炉;没有化铝罐,自制铁罐代替;没有脱氧剂,用木棒搅拌脱氧;没有测试铝水温度的仪器,就在炉前肉眼观察铝水颜色的变化。

        1951年4月,沈阳第一机器厂提前20天成功铸造出10多枚不同型号的国徽,其中直径2米的大型国徽于1951年5月1日庄严地悬挂在天安门城楼上。(据《人民日报》)

 

        体育史上的里程碑

        1959年4月5日,在前联邦德国的多特蒙德,第25届世乒赛男子单打决赛在这里举行,22岁的容国团迎战匈牙利的36岁老将、曾九次获得世界冠军的西多。

        世乒赛开赛前,容国团就决心用世界冠军的奖杯为国庆十周年献礼。最终容国团以“人生能有几回搏”的英雄气概,鏖战四局,力克西多,终于站在了第25届世乒赛男子单打冠军的领奖台上,捧起了新中国的第一个体育世界冠军奖杯。

        1949年前,中国几乎没有在世界运动会上得过奖牌。容国团夺冠的消息传来,举国欢腾。在第二天《人民日报》发表的社论中写道,这枚奖牌结束了中国没有世界冠军的历史。周总理将容国团获得冠军和国庆十周年,称为1959年的两件大喜事,并将中国首次生产出的乒乓球命名为“红双喜”。(据央视《国家记忆》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