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

残奥金牌背后的付出:他们有双隐形的翅膀(下)

第37期 2021年9月10日出版
分享到:


        2020东京残奥会于9月5日闭幕,中国体育代表团以96枚金牌,共207枚奖牌的成绩连续5届夏季残奥会实现金牌数、奖牌数“双第一”。本届残奥会,中国队4次包揽金银铜牌、金牌数奖牌数断层第一、冠军主动下蹲合影、重赛后依然破纪录夺冠……有实力、有风度、有梦想,中国残奥军团名场面让不少观众动容。和之前热热闹闹的奥运会相比,残奥会显得有点冷清了,可被大家捧为“苏神”的苏炳添,却发微博说残疾田径运动员苏桦伟才是他心中的“苏神”。有人说,奥运会选出的,是人类最巅峰的身体;残奥会选出的,是人类最不屈的灵魂。这些不屈的灵魂,总是含蓄而隐忍的,所以也很容易让人忽略他们的存在。每一枚金牌的背后都有一段动人的故事,每一名残奥健儿的经历都是一段传奇。本期,我们继续带您一起走近中国残奥运动员们。

 

        王睿——乒乓球女子团体TT6-8级冠军:汶川地震失去右腿女孩乒坛新生

        9月2日,在东京残奥会乒乓球女子团体TT6-8级比赛中,来自四川成都的运动员王睿与队友茅经典、黄文娟奋勇拼搏,以2∶0击败荷兰队,夺得金牌。这是中国代表团本届残奥会上获得的第71枚金牌,也是成都运动员在本届残奥会上获得的第2枚金牌。

        时间调回到2008年,15岁的王睿还在什邡的一间教室备战中考,那场特大地震发生了,几块预制板重重地砸中她的双腿。被淹埋废墟之下十多个小时后,家人找到她时,她的右腿肌肉已经坏死,不得不截肢。一个多月后,王睿安装了假肢,得以重新站立行走。本来就比较文静的她,一度变得特别自卑,不愿意出门,害怕看到别人异样的目光,父亲交了学费打包好床铺准备送她上高中,她却毅然选择了退学。2008年底,王睿在成都做假肢康复训练,四川省残疾人乒乓球队教练周再行前来探望,觉得王睿是个好苗子,想动员她练乒乓球。在人生的最低谷,王睿想豁出去试一试,最终在各级残联的协调下,如愿以偿拜师在周教练门下,“独腿女将”正式迈出了改变人生路的第一步。

        由于起步晚,也没什么基本功,王睿的乒乓球职业生涯几乎从零开始,为了迎头赶上,她每天的训练不少于8个小时。截肢之后,王睿得了“幻肢痛”,高强度的训练节奏加剧了这种疼痛感,“就像好多好多针扎在右脚,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但第二天还是要雷打不动的按时训练。”运动量太大,残体经常在假肢里不停地转动,破皮流血是常事,消毒药水走到哪儿就要带到哪儿。乒乓球运动很考究刁钻的来球角度,腿脚不便又要冲去抢球,稍有不慎就会摔在地上,“打球的时候,我常常忘记自己的残疾,抢球就像一种本能,你不试也不会知道够不够得着。”10多年来,王睿凭着坚持和拼搏逐渐崭露头角,先后斩获仁川亚洲残疾人运动会、残疾人世锦赛冠军等荣誉。

        “乒乓球改变了我的人生。”谈及这项运动对自己的意义,王睿带着深厚的情感说,地震后,她曾一度自我封闭,而乒乓球帮她重新树立了人生目标,让她再次有了坚强的动力。

        “自从开始练体育,她变得又爱说又爱笑。”在王睿的妈妈周乐芬看来,乒乓球给王睿带来了巨大的变化,自从接触了这项运动,女儿变得自信、开朗、阳光,走出了伤痛。平日里家人和王睿视频时,常常看到她一身都被汗浸湿,“问她辛苦不辛苦,她都笑着说不辛苦,自己很快乐。”

        王睿家里有一个小的行李箱,里面满满当当地装着她多年来获得的奖牌。周乐芬笑道,这次女儿回家将带回一枚残奥会的金牌,非常有意义,自己一定会好好收藏。“等王睿回家,我们一家人就热热闹闹地去吃一顿她心心念念了很久的火锅。”(岳依桐 陈静 王宇佳)

 

        史逸婷——100米T36级、200米T36级双料冠军:“女飞人”破世界纪录夺冠

        9月1日,中国运动员史逸婷在东京残奥会田径项目女子100米T36级决赛中,以13秒61的成绩夺金,并且打破了由自己保持的世界纪录。就在3天前,她曾在女子200米T36级决赛中,以28秒21追平残奥会纪录的成绩获得200米T36级金牌。至此,史逸婷成为了本届残奥会上该级别100米和200米的双料冠军,是残奥田径场上名副其实的“女飞人”。

        史逸婷出生在湖南桂阳县雷坪镇聂锡村一个偏远的小山村,出生时因脑部缺氧损伤,导致左上肢肌肉萎缩,成为一名四级肢体残疾人。父母靠务农维持一家生计,日子过得非常清贫。

        史逸婷从小活泼好动。“她就像个男孩子,喜欢蹦跶。就连关个门都是蹦蹦跳跳地去关。”史文忠说,逸婷小时候身体不好,他经常鼓励女儿多参加体育运动。

        2010年3月,桂阳县举行全县中小学生运动会,史逸婷作为青兰中心校田径队的一员参赛。在比赛中,她展示出过人的天赋。“她的腿部力量足、弹跳力好、脚步轻快。”这是史逸婷给启蒙教练王芳树留下的深刻印象。

        “当时逸婷的身高只有1.46米,跳高时却跳出了1.1米的好成绩,这是个田径的好苗子!”王芳树立即向其父母提议将小逸婷送到市县进行专业训练。2013年,史逸婷作为特长生进入三中田径队训练。

        她在校勤奋训练,来得最早,走得最晚,操场上总能看到她挥汗如雨、全力奔跑的身影。由于先天原因,她付出比别人更多的艰辛。她的一条腿在长跑后经常容易疼痛。“我劝她多休息,可她总不听。她总是笑笑说,没关系,我还可以坚持!”这样的徒弟,让王芳树又欣慰又心疼。

        在父亲史文忠眼中,女儿身上最可贵的就是一股不服输的韧劲。“她认定的事,从不会轻言放弃。”2015年史逸婷在广州参加集训,备战里约奥运。集训期间腿部拉伤,看着女儿大腿青一块紫一块,父亲心疼极了。史逸婷不但咬牙坚持下来,反倒安慰起父亲:“这是我选择的路,我喜欢的事业,苦点累点没关系!”(李卓林 周桂萍 胡用梅)